新闻中心

外来压力“倒逼”浙江纺织“升级”

  这两年浙江纺织机械出口增幅都很高,去年出口 1.9 亿美元,增长了近 80% ,主要出口地区就是东南亚、拉美等地。 拿着一份统计材料,杭州海关综合统计处钱平科长一边指给笔者看,一边肯定地说, 这些地区纺织业发展迅速,今年我省纺织机械出口增长肯定还会比较高。

  纺织机械的出口增长只是一个缩影,其背后是国际纺织产业格局近年来正在酝酿中   结构性变化 :东南亚、印度等地纺织业蓬勃发展,也正是这些地区,成为了去年以来国内纺织业订单流失后的主要去向。

   这些地区劳动力更加便宜,如何在今后应对他们更强有力的竞争,这应该是 跑单 现象对浙江纺织企业的意义所在。 省外经贸厅外贸处有关负责人如是说。而面对 跑单 引发的行业焦虑,省迪达进出口有限公司副总朱献荣则认为, “‘ 跑单 是催促浙江纺织企业加快产业结构调整的一个信号,如果从这个角度说, 跑单 反而是一件好事情。

  信号已经放出,但是,浙江纺织业能否有足够的时间去调整?朱献荣显得比较乐观,在他看来,浙江纺织业无论在产品质量、产业链齐整度还是供货环节熟练性等方面,都具有强大的竞争力,结构调整有着相对较为充足的时间。

  无独有偶。国内服装龙头企业 步森 集团的外贸部总经理、刚从广交会 满载而归 的吴永杰也一脸轻松地说,虽然去年纺织品出口贸易争端时期,也曾有过衬衫订单流失到孟加拉国的 挫折 ,但总体上,多数老客户还是对 步森 情有独钟,很少 跑单 跑不跑单,关键看什么产品,像我们做的毛料西装,出口价在 50 美元左右,产品质量过硬,附加值相对较高,这时,客户蕞看重的并不是价格。 吴永杰说。

  但是,并非所有的企业都能如此轻松应对。 拿桐庐围巾企业来说,多数企业都没有自主设计能力,客户来什么样,就生产什么,产品档次也都比较低。一旦失去了价格优势,订单很容易就流失。 正在经受 跑单之痛 的杭州飞燕纺织有限公司副总王红春如是说。

  王红春的话道出了一大批浙江中低档纺织品制造商的苦恼:在原有的劳动力成本优势逐渐削弱之后,究竟何去何从?而相较之下,宁波申洲针织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马建荣则 成竹在胸 我们不害怕 跑单 ,我们的工厂已经主动 出去了。 ”“ 申洲 去年投资 3000 多万美元,在柬埔寨兴建了一家年产 20 多万件的服装厂后,东南亚、南亚等地让许多浙江纺织企业头疼的劳动力成本优势,如今已经成了 申洲 的竞争利器。

   走出去 并不是浙江纺织企业应对 跑单 的唯壹路径。省外经贸厅外贸处有关负责人指出,腾笼的目的是为了 换鸟 ,靠中低档产品 谋生 的纺织企业的未来,取决于未来几年内的产业升级表现,必须现在就抓紧。 不要幻想 2008 年后,在欧美纺织品贸易配额相继解除后,欧美订单会多得做不完。 他提醒说。